上财法学院特聘教授王树义就《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草案)》接受媒体专访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20-01-02浏览次数:17

王树义教授是我国最早进行长江立法问题研究的学者。2006年,受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委托,王树义教授领衔着手《长江法》的起草研究工作。历时四年,形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法》(专家建议稿)及其《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法》(起草说明),顺利通过了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验收。近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草案)正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为此,《南方都市报》和《界面新闻》筹媒体就长江保护法诸方面的问题专门采访了王树义教授。

关于长江保护立法的必要性问题,王树义教授指出,为长江流域的保护和利用问题制定一部专门的法律,这是长江流域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所决定的。从理论上讲,我国的七大流域,每个流域都需要制定相应的立法,但实际上,立法资源是有限的。之所以为长江流域制定一部专门的法律,主要还是由长江流域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特殊重要地位所决定的,也是由长江流域保护和利用的迫切性所决定的。长江保护法也可为未来我国其他流域的立法提供一个范例。

关于法律的名称,王树义教授认为,《长江法》与《长江保护法》虽只有两字之差,但立法的思路和侧重点则不尽相同。前者考虑的是,流域的开发利用和保护并重,而后者更侧重于流域的保护。后者的思路是将流域的保护作为重点。

关于立法的指导原则,王树义教授认为,长江立法的指导原则实际上就是目前关于长江经济带发展顶层设计的三句话,即“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把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修复摆在压倒性位置”。

关于长江立法的基本目的或定位,王树义教授认为,长江保护不能脱离一个现实背景,那就是,长江经济带发展巳经成为我国新时期的重要国家发展战略。一定不要忽略了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基本目的。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基本目的是要建设中国经济发展新的支撑带。因此,长江流域立法,不是为了限制长江流域的发展,而只是为了限制长江流域无序的、不计后果的、过度的开发。保护并不意味着对长江流域进行保守性的保护,而是要更加科学合理地利用长江流域的资源。

关于长江流域的管理体制,王树义教授强调,长江保护立法中尤为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管理体制问题。要打破现有的管理体制,构建一个科学的管理体制。要正确处理整体利益与局部利益、国家利益与地方利益、中央与地方、部门与部门、地方与地方以及上中下游的多重利益关系。如果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这部法律的制定就成功了一半。

关于长江保护法与其他现有相关法律的关系,王树义教授说,目前暂未没有发现草案内容与现行法律冲突的问题。但是,草案目前还比较粗糙,一些规定还不甚具体,相信在接下来的审议中会进一步的细化。


王教授采访链接:https://m.mp.oeeee.com/a/BAAFRD000020191228243918.html?layer=3&share=chat&isndappinstalled=0&wxuid=ogVRcdBtTh4dIddYcuUGU_wtgUno&wxsalt=a56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