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战“疫”,法学院师生这样做(二)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20-02-14浏览次数:27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教师开展形式多样的法律研究、法治宣传,以期为加强法治建设、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从源头上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等提供法治保障。

20200205日下午,法学院王全兴教授就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期间“延迟复工”引发的劳动法问题接受专题访谈。为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和上海市人民政府的相关会议精神和文件要求,发布《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实施支持保障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20201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就《通知》规定作出权威解答。其中,“延迟企业复工相关问题”在社会上引发争论。对此,他在访谈中对如何理解“延迟复工”的劳动法问题进行解读。

王全兴教授谈到,延迟复工作为疫情防控的一项措施,其目标、功能和问题已超出劳动法或法律范畴,与其说是一项劳动法措施或法律措施,倒不如说是一项社会政策或公共政策措施。这就提醒我们,仅仅从劳动法的视角来讨论和评价是不够的,更不能只以律师、诉讼代理人等职业法律人的角色来讨论和评价。即使从劳动法视角看,关于延迟复工的《通知》规定和官员解答,并无违法嫌疑且肯定有效。因为在劳动基准体系中,低位阶基准规定的劳动者利益若低于上位阶基准的水平,则为违法、无效;若等于或高于上位阶基准的水平,则为合法、有效。劳动法中的“更有利原则”或“不低于原则”,就是这个意思。

针对有人提出从劳动法现行规定看,延迟复工期间“属于休息日”的说法并不符合现行劳动法关于“休息日”的规定,并且其他地方人社部门的同类通知中,则有“患病或非工负伤医疗期”、“带薪年休假”、“停工停产期”等不同的处理方式,其合法性该如何理解?王全兴教授回答到:在此次疫情防控背景下的延迟复工,是我国劳动立法实践所未曾遇到的新现象。其与现行劳动法中的工作时间、休息时间、工作日、休息日、患病或非工负伤医疗期、带薪年休假、停工停产期、加班、值班、出勤等法律概念或制度相比较,严格意义说,只有相近而不等同。不同地方的人社部门根据各自所在地方的实际情况,从现行劳动法的工具箱中挑选相应的法律工具来解决新的问题,亦即参照适用现行法律规定或制度来安排延迟复工期间劳动者的权利和义务,虽然各地的权宜选择不尽相同,而只要各自的选择和安排既利于疫情防控的目标,又不违反劳动法的宗旨和基本精神,就具有正当性和合法性。况且,重视和保障延长复工期间的劳动者待遇,对实现疫情防控目标的积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最后就有人提出延迟复工的《通知》规定和解答会使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增加用工成本等问题,王全兴教授从多个视角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其一,人社部门关于包括延迟复工在内的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规定,只是国家和地方“战疫”整体部署中一揽子措施的一个组成部分,对其不能作孤立理解,而应当作整体理解。即是说,人社部门的劳动关系政策规定会增加企业的用工成本,而政府其他部门会同时作出为企业减轻负担、增加优惠等提供支持的政策规定。其二,当下企业对延迟复工期间增加用工成本问题固然会有担心,而更令企业担心甚至焦心的是延迟复工期间结束后复工/开工、复业/开业的诸多难题,其中就有员工回岗难和招工难的问题。而企业在延迟复工期间付出的劳动者待遇,无疑对解决这类难题会有积极作用。其三,延迟复工期间结束后企业复工/开工、复业/开业难题是一个宏观问题,其中区际人力资源竞争会更加激烈,尤其是经历疫情煎熬之后的农民工群体,其优先本地就业的心理会加重,而上海市作为对外来人力资源依赖程度高的地区,其企业比其他地区的企业会面临更严峻的人力资源竞争难题。在这种背景和情势下,就迟延复工期间劳动者待遇做出略高于其他地区水平的政策规定,有利于形成吸引人力资源的营商环境。

当下,控制疫情是最好的营商环境,大家众志成城,一定会共克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