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红枫叶”金融法律论坛 “证券市场争议解决新挑战、新发展”研讨会在上海财经大学成功举办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20-11-19浏览次数:10

 2020年11月15日下午,由上海市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联合主办的第三届“红枫叶”金融法律论坛“证券市场争议解决新挑战、新发展”研讨会成功举办,会议采取线上+线下的方式举行。来自最高人民法院、上海金融法院、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上海仲裁委、上海清算所、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北京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等多家机构和高校的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


开幕式

开幕式由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朱锐律师主持。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宋晓燕教授和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朱黎庭律师在开幕式上进行了致辞。

宋晓燕院长首先代表主办方向与会来宾表示感谢与欢迎,并回顾了往届论坛的举办情况和研讨议题,最后介绍参会专家的构成,她期待来自理论和实务部门的专家能代表不同利益主体针对理论和实践中的焦点问题表达各自观点,共同推进问题厘清与解决,并预祝会议圆满成功。


朱黎庭主任代表主办方向与会专家表达诚挚谢意和热烈欢迎。他介绍了资本市场的迅猛发展情况,指出近年债券兑付违约和上市公司暴雷事件屡见不鲜,期待来自法院、仲裁机构、高校、实务界、律师事务所等部门的专家能围绕相关议题进行充分研讨、发出各自的真知灼见。


第一单元

会议第一单元以“债券违约的法律责任:新规与展望”为主题。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葛伟军教授主持。他介绍了中国债券市场飞速发展的情况、债券品种及市场份额、监管机构、债券纠纷类型等要点,期待发言专家围绕《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纪要》)针对债券违约的实践和理论问题展开深入讨论。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周伦军法官以“债券争议解决的若干思考”为主题进行发言。他详细介绍了《纪要》的出台背景和核心内容,主要从规则的现状和未来难题两个层面对《纪要》进行全面深入的分析。首先,针对现有规范中的重点内容,从统一法律适用标准、淡化前置程序、明确债券受托管理人的诉讼主体资格、发挥债券持有人会议的作用、尊重债券持有人会议决议效力、明确破产管理人的持续信息披露及民事责任等几个方面进行详细解读。其次,他指出《纪要》中尚未具体规定,但未来需要重点关注和有待规范的问题,包括打击逃废债、债权清偿、平衡债券持有人利益和二级市场中小股东利益问题等。

北京大学法学院洪艳蓉教授以“债券纠纷的请求权基础与发行人的责任限制”为主题进行发言。她首先介绍了《纪要》的出台背景和意义,指出《纪要》的出台意义主要在于引导类案类判,保障债券违约的无差别性和投资者保护的公平性。其次,对公司债券纠纷的请求权基础进行分析,在明确债券法律属性的基础上,指出公司债券违约纠纷与破产法、公司法、证券法中规定的债券纠纷解决规则的区别,辨析债券投资者和债券持有人的权利救济途径差异。最后,从违约之诉和侵权之诉两个视角入手详细分析债券纠纷审理与发行人责任限制。



上海清算所法务资深经理余滔以“持有人会议制度的困境及理论构建”为主题进行发言。他首先简要介绍了债券持有人会议的起源、作用和依据,指出债券持有人会议决议的约束力与债券持有人诉权的矛盾,从债券标准化、不完全契约、集体行动三个角度阐述债券的特殊性从而揭示持有人会议决议约束力来源。其次,从信托理论出发,介绍了美国、欧洲、日本、台湾地区债券的信托构造,围绕信托财产、委托人、受益人、受托人四个要素介绍中国债券的信托构造,并且分析了信托构造视角下的债券持有人会议。最后,从比较法的视角,针对异议持有人保护制度和持有人会议分层表决制度提出完善建议。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国际金融研究院任国征研究员以“债券纠纷中的寻租”为主题进行发言。他指出在可持续金融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债券作为重要的金融工具,债券安全是金融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结合河南永煤等债券违约事件及地方政府的处置措施,指出寻租理论对于债券违约具有模式价值和模型价值。他认为权力寻租具有信任、制度、寻租三大要素,三者之间不是简单的决定与被决定关系,而是一个复杂多元博弈过程。此外,他从政府、企业、债券、上级、下级的关系入手,解释债券违约事件中需要防范政府俘获现象的出现。


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杜莉莉律师以“债券违约新规展望及相关问题探讨”为主题进行发言。她首先从宏观视角出发,介绍了历年债券违约情况、债券违约的维权路径和情况。其次,从微观规则的角度出发,指出《纪要》在诉讼主体资格、诉讼程序、持有人会议决议效力、发行人以及相关人员的民事责任、“看门人”责任机制、破产程序中的投资者保护等方面的亮点规定。同时从受托管理人起诉制度、债券持有人单独起诉制度、管辖规则、债券持有人会议决议约束力、利用信息披露认定债券预期违约几个方面指出规则有待进一步探讨之处。最后,她指出《纪要》明确了证券服务机构法律责任的过错认定标准同时加大了处罚力度,但债券市场存在评级体系系统性偏差、国有企业迷信、缺乏完善的治理规范等问题,应从整体视角设计风险防范机制更能促进债券市场的健康发展。


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副主任、秘书长马屹以“债券违约纠纷的仲裁解决纬度”为主题进行发言。他介绍了仲裁与诉讼在解决纠纷中的理念差异,指出仲裁更侧重对私权的尊重,坚持从有利于纠纷解决的角度处理问题,《纪要》对仲裁庭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同时也介绍了近年来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处理的金融纠纷类型、数量、金额等情况。


上海仲裁委仲裁三部副部长龚骏围绕“仲裁实务中关于债券违约的裁判路径探讨——以《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为出发”进行发言。他结合具体案例展现了仲裁实务中对债权纠纷案件的裁判思路,指出纠纷中的常见争议焦点主要在于管辖权、加速到期、当事人资格、违约金、逾期利息、律师费以及保全费等。此外,针对《募集说明书》能否作为仲裁申请依据、募集文件对预期违约及交叉违约的情形约定与否对仲裁庭裁决纠纷的影响做出详细分析。针对如何认定发行人构成预期违约或交叉违约、是否支持持有人关于解除合同的主张、是否支持持有人关于提前还本付息的主张,提出相应的审查要点和判断依据。


与谈环节中,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吴清卿老师,结合自己在美国投资公司的法务工作经历,指出美国金融机构在实务中严格遵循FINRA、SEC规定的现实情况,要求债券发行人进行完全披露和持续性披露。


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智勇律师指出债券持有人的自行起诉与受托管理人的代表诉讼的衔接有待进一步加强,债权人会议决议是否是债券持有人诉讼的前提条件有待规则细化,非司法途径化解债券违约事件可能构成偏颇兑付、偏颇清偿。《纪要》对中介机构适用推定的过错责任,推定的过错责任需要有明确的法律依据,而证券法只规定了发行人和承销商的过错责任,对于其他中介服务结构应当有更加包容的态度。


第二单元

会议第二单元以“证券纠纷的集体诉讼制度:理论与实践”为主题,由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院长伍坚教授主持。


上海金融法院综合一庭单素华法官以“证券代表人诉讼的司法应对”为主题进行发言,从特别代表人诉讼的启动程序、特别代表人诉讼的调解程序以及特别代表人诉讼的上诉程序三方面提出特别代表人制度当前存在的问题。从启动程序方面,单法官认为《证券法》第九十五条第二款及第三款是并列关系还是递进关系存在疑问,并且存在启动受制于普通代表人诉讼,不同管辖法院对权利人登记范围的认定存在意见分歧等问题。在调解程序方面,单法官从代表人特别授权的必要性、被代表人权利的保障以及通知义务的送达方式等三方面论述当前存在的法律问题。在上诉程序方面,单法官认为当前存在一审与二审如何衔接的问题。

北京大学法学院彭冰教授以“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的发动机制”为主题进行发言,彭教授从投保中心在启动特别代表人诉讼中的地位、法院确定权利人登记范围的先行审理、投保机构的竞争机制三方面探讨投保机构在特别代表人诉讼中应有的角色及定位。首先,彭教授从特别代表人诉讼启动依赖普通代表人诉讼程序、普通代表人诉讼启动面临十名原告来源困难、投保中心不应当选案等方面论述。其次,彭教授认为当前先行审查程序面临代表人是否可以更换以及新原告不接受已进行的诉讼程序等问题。对此彭教授提出应当采用示范诉讼方式,提前确定关键时点;尽量从宽原则;设置多个权利人登记范围,并行审理的建议。最后,彭教授认为当前特别代表人诉讼面临缺乏激励与约束投保机构的问题。对此,他认为可以通过设置多家投保机构以及制定竞争规则解决该问题。


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维权部鲁小木总监以“投保机构对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的探讨”为主题进行发言。从选案的角度上,鲁总监认为投保中心不能解决一切证券诉讼纠纷。在普通代表人诉讼与特别代表人诉讼程序上,鲁总监认为之所以采用递进式主要考虑到要发挥特别代表人诉讼在证券诉讼中起到典型示范判决的功能。在行政前置程序上,鲁总监认为设置行政前置程序主要考虑到审理的便利性及证据的确凿性。在调解程序上,鲁总监认为可以通过向50个投资者证求意见方式更好发挥50个投资者制度设计。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郝振江教授以“民诉法视角下的我国证券纠纷特别诉讼制度”为主题进行发言,从民诉法的视角审视证券纠纷诉讼制度存在的问题。首先,郝教授依据民诉法53、54条,提出当前制度设计并未解决投保机构在诉讼中究竟为当事人还是代理人问题,造成特别代表人诉讼中缺乏实体权利依据以及诉讼过程中权限范围划分问题。其次,郝教授认为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下的调解程序与民诉法难以衔接,造成资源浪费问题。最后,郝教授借鉴美国集体诉讼以及德国团体诉讼模式,认为当前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设计应当在有效的时间与有限的资源内保障投资者权利。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金融法学院李诗鸿副教授以“特别代表人诉讼的选案要素”为主题进行发言。首先,他以选案要素为视角,认为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出台后需要详细规则以及配套措施实施,并且要明确普通代表人诉讼与特别代表人主、辅关系。其次,李教授借用美国Coffee教授的理论,认为我国特别代表人诉讼需要在法律层面、文化层面,以及激励层面等三方面借鉴美国集体诉讼的成功经验。最后,在类型化选案上,李教授认为,当前大部分证券诉讼停留在虚假陈述上,内幕交易及操纵市场在传统民诉法下难以操作,并考虑是否可以借助投保机构寻求解决之道。



与谈环节,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樊健老师认为为防止律师垄断问题,美国学者建议通过摇号方式进行,我国有些破产管理人的选择也是通过摇号进行,因此未来代理律师的选择可以通过摇号确定。其次,樊老师认为投资者一人一票的制度设计应当改进为根据投资损失或股权比重投票。最后,为了解决证券公益诉讼激励不足的问题,他认为检察院可以参与到诉讼机制中,甚至参与到内幕交易以及操纵市场等证券诉讼中。


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勇律师从上市公司破产重整角度出发,认为当前证券代表人诉讼制度的建设弥补了中小投资者在发现上市公司问题中缺乏途径作为参与人、债权人参与诉讼的制度不足。并且,证券代表人诉讼制度扩大诉讼参与主体,保护了证券领域弱者,完善上市公司退出机制,提高诉讼效率,降低维权成本。


总结环节

总结环节,上海市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吴弘会长、教授从更加宏观的视角思考当前债券违约潮及债券市场的法治建设问题。首先,吴教授强调深改委出台关于资本市场两个文件,契合当前债券市场的发展情况。其次,吴教授从国内、国际两个视角出发,强调债券违约潮与经济下行期以及疫情的影响不无关系。并且逆全球化问题也使外向型企业陷入困境。最后,吴坚守强调不仅要重视债券违约的处置还要注重制度的建立。当前债券市场存在制度不完善、规范不统一等问题,仍需要规范运行制度。并且,不仅要关注债券违约问题还要关注侵权问题,强调刑事打击与行政处罚相结合。

针对到证券纠纷的集体诉讼方面,吴教授首先强调了如何平衡公平与效率的关系,认为投保机构选案的标准应当早日定下来。其次,他认为应当设置多个投保机构,产生竞争,提高效率。最后,吴教授从社会共治方面出发,认为治理证券市场应当发挥各方面积极性,强调示范判决的积极作用,以及探索检察院通过公益诉讼参与证券市场治理路径等建设性意见。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宋晓燕教授做最后总结。宋院长首先感谢吴教授对今天会议内容做的最细致、全面的总结。其次,她以德国、中国两个具体案例入手,从法治角度出发,认为资本市场中债券违约案例的解决应当通过严格的请求权基础规范以及相应的漏洞填补规则,确保法律的位阶。从长远来看,有利于培养公民法治思维,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法治国家的建设。再次,宋院长从跨学科维度出发,认为证券集体诉讼制度为了解决激励机制不足、公平与效率问题,应当吸收经济学、社会学相关学科的理论成果,解决制度实施阶段面临的问题,确保实现制度设计的目标。最后,宋院长对与会教授、律师以及工作人员等表示感谢,欢迎大家继续参加第四届的“红枫叶”金融法律论坛。

第三届“红枫叶”金融法律论坛在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


供稿 | 薛条英 刘国庆

供图 | 段海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