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018-2学期论文工作坊系列活动第二期成功举办

       2018年3月20日星期二,本学期第二次论文工作坊在法学院220会议室举行。本次工作坊的报告人是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胡凌副教授,报告的论文题目是“论赛博空间的架构及其法律意蕴”。王缙凌、魏玮和蔡元臻三位老师担任点评人,刘水林、徐继强、葛伟军、赵维加、张途等老师以及部分硕博学生也参加了本次论文工作坊。

       胡凌老师首先以Lawrence Lessig在其Code version 2.0书中对于code一词的双关解读,使“代码”(code)同以民主程序制定的“法律”形成对照的内容来引入,表示其主要就赛博空间的特质中偏重于“数据”和“算法”的概念纳入论文的统一分析框架内。此外,胡凌老师还就理解赛博空间的核心概念——“架构”(Architecture)的源起做了简单介绍。架构的观念被广泛应用于互联网治理实践中,账户、数据及评分是其中三个值得注意的内容。账户作为互联网将自由免费的用户纳入数字经济生产过程的重要连结点,使得用户可被追踪。详述完架构是如何伴随新经济和架构企业而兴起和生长之外,胡凌老师还表示,在这一过程中最核心的法律保障机制是“选择退出”与“知情同意”。现实中绝大部分用户并不浏览用户协议的内容,且这种忽视对于用户流畅使用在线服务几乎不产生任何影响。这种对于格式合同的默认架构表明用户对用户协议宣示权利存在运作的知情同意。

       凌老师还简单解释了其用“架构企业”(Architecture Enterprise)而不是“平台”的原因。即“平台”一词本身可能会给受众带来某种二维平面感,无法充分描绘赛博空间中来自各个维度的影响力。而“架构企业”作为具有更广泛解释力的研究术语,涵盖了平台的经济学维度,还能把架构的规制能力置于平台和流动资源之间的变动关系中看待,揭示“架构企业”如何实质性介入在线交易与活动过程,对主体产生规制效应。

       第二部分,胡凌老师主要对架构的基本横向(场景)与纵向(分层)维度,及其衍生出的三个子维度(网络、黑箱、基础设施)进行梳理,将既有法律问题放置其中理解,特别关注架构的边界划定。从方法论上说,互联网的不同层面分别形成不同的市场结构和原则,哪怕是同一个法律制度概念,涉及到不同层面的问题也应分开深入探讨,而不是笼统地置于貌似铁板一块的赛博空间下。例如,在讨论互联网垄断案件时,人们往往把微软案、3Q案和百度案放在一起讨论,而混淆了他们分别处于赛博空间架构的不同层面,得出的结论的科学性就很有限。分层理论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就是信息内容和数据沿着不同的端点进行传输,成为监管的重要思路。因此在最后部分胡凌老师探讨了当下智能架构的延伸及其法律支撑,特别是涉及到其他部门法如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等;也概括分析究竟以何种方式对架构进行治理更为有效,特别强调增强用户选择能力的重要意义。

       在场师生认真倾听了胡凌老师的分享,多位教授、教师从不同的角度对本次论文坊内容进行了简要的评析。王缙凌老师认为该论文主要从消费者的角度来探讨赛博空间的架构,架构的模糊边界应靠哪种机制来建立不是很明确;魏玮老师认为当代社会网络科技瞬息万变,法律的滞后性使得其难以较快地针对网络纠纷提出应对策略,较难达到网络法处理权利生产与控制的要求;蔡元臻老师针对算法这种大数据产物的利益性、秘密性、片面性、默认使用性做出思考,追问是否该公开算法,同时也就架构企业对于赛博空间中违法行为的注意义务、安全保障义务等提出了疑问;徐继强教授认为目前互联网正从非中心化、开放、自由、共享走向无形墙式的封闭,徐教授建议胡凌老师在探讨完企业与用户、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之外,考虑一下国家在技术、商业等领域与上述两者的关系,以及在这其中用户个人权利的保障;赵维加老师认为赛博空间的架构传统法鞭长莫及规制不了,需要其他如与企业签订网络协议等方法来规制,另外也要发挥法律原则如谦抑原则等的作用;张途老师则认为用户的角色从消费者到数字劳工(Digital Labor)的转变,用户其实需要更多的保护。最后,胡凌老师对老师们的评议意见一一作出了详细的回答。

 

 

 

 

供稿:蔡琪晖(学)供图:王海鹏(学)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