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法学院解亘教授主讲“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前沿论坛” 第十讲:合同拘束力的理论基础

       2018年4月27日,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前沿论坛”第十讲于法学院116会议室顺利举行。本次论坛主讲嘉宾为南京大学法学院解亘教授,主题为“合同拘束力的理论基础”。本次论坛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朱晓喆教授主持,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叶名怡教授、李宇老师评议,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学生参会。

       朱晓喆教授首先代表学院对解亘教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并对解亘教授本人及其学术研究作了简要介绍。解亘教授从我国(合同)债权体系的传统理论、(纯粹的)债权·债务构成理论体系、合同构成理论体系、两种体系对我国合同法的启示四个方面展开了演讲。

       首先,解亘教授以一个“供电公司应否就村民剪断电线致不能对企业供电负责”案例为引,点出了我国《合同法》第107条(违约承担无过错责任)与121条并存时可能带来的不公正的后果,进而对我国理论界所持的合同责任二元归责理论、手段义务与结果义务的区分、风险负担与解除并存、无过错责任中的与有过失之适用进行了反思与批判。

       其次,解教授提出了“债法总则”与“契约总则”两种理论体系的观察视角。随之,对传统的“(纯粹的)债权·债务构成”理论体系作了介绍,其谈到该模式之下,对债务内容作纯粹形式化的理解、不区分法定之债与意定之债、形式化内容之外的履行障碍事由全部需要由债务人来克服所造成的“超级债务”问题、在该体系下损害赔偿请求权无法从债权的概念本身演绎得出,需借助过错作为请求内容正当化的依据。

       再次,解教授谈到了“合同构成”理论体系。在此模式下,系站在合同法总则的层面思考合同债权的拘束力问题,不考虑合同之债与侵权之债的共性,核心的问题是判断当事人“实质上”约定了什么样的债务内容。不同于前一种模式,该模式将所有的履行障碍事由初始分配给债权人,债务人仅就自己承接的履行障碍事由负担克服的义务。损害赔偿不以过错为要件。

       最后,解教授谈到了两种模式不可调和,而我国的合同法制度和法解释均为两种理论的混合物。其认为用第二种模式解释我国合同法更具合理性,但我国无论在司法实践还是法学教育中均受第一种思维模式的影响,在中国欲采第二种模式的解释进路可谓道阻且长。

       接下来,叶名怡教授对解亘教授的报告内容做了点评。叶教授提出了一些不同观点,尤其认为在“合同构成”体系下,债务人具体承接了何种债务往往难于判断,如何清楚界定哪些风险应归属于债务人,属于其承接的债务,尚值深思。李宇老师也提出了,债务承接如何明晰界定的问题,并提出是否可以通过司法裁判类型化予以解决。随后,解教授对之一一作出回应,几位老师又对此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交流。

       本次“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前沿论坛”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供稿人:马强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