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上海财经大学法学论坛第三讲成功举办

       2018年5月10日,上海财经大学法学论坛第三讲在法学院211会议室成功举办。本次论坛邀请的主讲人是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钱叶六教授,他以“存款占有的归属与财产犯罪的界限”为主题,结合司法案例,为我院师生做了精彩的专题讲座。我院张开骏老师担任主持人,论坛邀请了我院李睿老师、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张伟副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周铭川副教授进行评议。我院部分研究生以及博士生参加了本次论坛。

       张开骏老师首先对钱叶六教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介绍了钱叶六教授在学术研究领域的诸多成果,同时向到场的诸位师生表示欢迎与感谢。

       讲座正式开始后,钱叶六教授介绍,随着社会的发展,实践中因诸如银行卡、存折、支付宝等不当使用而产生的侵犯财产型案件日益增多,如著名的许霆案,此类案件对刑法理论和司法提出了新要求。接下来,他阐释了刑法意义上占有的理论及存款占有的归属问题,进而分析了实践中与存款占有相关的三类财产犯罪案件,即“不法所有他人错误汇款”“存款名义人挂失取款”“取走所保管的他人银行卡内的存款”。

       在刑法的“占有”问题上,钱叶六教授指出,我们一般所理解的占有是对物的实际支配或控制,并不局限于物理上的实际支配与控制,也应当承认观念上的占有,并生动地以校园中常见的图书馆占座现象为例说明;在存款占有的归属问题上,他先介绍了学界“存款人占有说”的基本观点及批判学说,而后引入台湾民法学者王泽鉴的“准占有”之概念,银行占有存款人存入的资金,存款人基于存款合同对银行享有财产性权益——债权,前者对物(资金)的占有成立占有,后者对非物的财产权益的占有则属于“准占有”,而此时存款人对债权的准占有实际就是刑法中的占有。因此,利用技术手段将他人银行卡的存款转入行为人的账户,构成对存款人享有的存款债权之盗窃;在因受欺骗和恐吓而将现金汇入行为人账户或转账,构成对被害人的现金(或被害人享有的存款债权)的诈骗或敲诈勒索。

       在不法所有他人错误汇款的场合,钱叶六教授介绍了夺取罪说和侵占罪说两种观点,并指出取出他人错误汇款并据为己有的,性质上属于侵占。因为收款人就错误汇款对银行享有债权,可以支取,汇款人的行为不仅与银行无关,也不影响转账的有效性,但收款人此时取得错误汇款属于不当得利,若拒不返还则成立侵占。

       在存款名义人挂失取款的场合,钱叶六教授结合具体案例介绍了侵占罪说和盗窃罪说,并指出问题主要在账户的实际支配人与法律唯一承认的名义户主间的矛盾。他认为此种情形下,占有人仍是存款名义人,实际存款人存款后,享有的是对名义户主的债权。因此存款名义人通过挂失、补办等手段取出存款并据为己有的,属于“将合法占有变为非法所有”,成立侵占罪。

       在取走所保管的他人银行卡内存款的场合,钱叶六教授介绍了盗窃罪说和侵占罪说,指出此种情形属于“冒用他人信用卡”,若超出授权范围对机器使用成立盗窃罪,对人使用则成立诈骗罪。

       主讲结束后,张开骏老师作了简要总结,然后由评议老师进行评议。李睿老师表示钱叶六教授的观点发人深思,提出“存款人的准占有与银行的占有能否并存?”的问题,钱叶六教授回应说,货币作为高度流通种类物,适用“占有即所有”的规则,银行的占有是针对现金(物),存款人的准占有是针对债权(权利),两者并不矛盾。之后李睿老师介绍了上海市的一个案例,引发了大家对侵犯质押权的犯罪认定的热烈讨论。张伟副教授认为在存款占有归属问题的论证上,主讲人提出的理由可作进一步讨论,并提出案例供大家思考。周铭川副教授指出在讨论刑法中的财产犯罪时,不能陷入民商法概念的漩涡。张开骏老师提出在占有和所有的区分问题上,占有人要形式判断(存款名义人),所有人则要实质判断(财产实质上归谁所有)。在评议和讨论阶段,钱叶六教授结合案例,对骗盗交织的情形做了进一步说明。

       最后,张开骏老师再次感谢钱叶六教授及各位评议老师不辞辛苦,参与上海财经大学法学论坛活动。讲座不仅展示了钱叶六教授最新的研究成果,也引发了在座师生对相关问题的交流探讨与深入思考。

 

  (供稿:田子千  供图:余滢)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