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018-2学期论文工作坊系列活动第十期顺利举行

       2018年5月29日星期二,本学期的第十次论文工作坊在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220会议室举行。本次工作坊的报告人是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叶名怡教授,报告的论文题目是“论夫妻财产制与夫妻债务的关系”。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葛伟军副院长主持了本次论文工作坊,李宇老师担任本次论文工作坊的点评人,学院部分老师和研究生参加了本次论文工作坊。

       首先,叶名怡老师对于论文写作的背景做了简要说明。最高院在2018年1月出台了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后,对于夫妻共同财产问题在理论界和实务界尚存有不同的声音,例如浙江省高院出台的司法解释中认为24条并没有被明确废除,故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制与夫妻债务关系继续进行梳理。

       叶名怡老师对共同财产制的问题分三点进行论述。第一,“婚后共财推定”的例外及其易证明性。婚后所得共同财产制的法定例外与共同债务推定的例外有所不同,“婚后共财推定”的例外极易证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共债推定的三种例外对于债务人配偶来说都非常难以证明,因为合同具有相对性,且不具有公示性。因此,“共财推定——共债推定”这个逻辑是有问题的,完全忽略了反证的难易程度之别。

第二,有限“共财”与无限“共债”的不对等性。婚后所得财产是有限的,但是婚后单方举债,其债务数额在理论上却是无限的,有限的共同财产和无限的共同债务之间产生了不对应性。叶名怡老师从比较法的角度出发,提出解决此问题的三个法律技术:一,区分共同债务和连带债务。法国法律明确区分夫妻连带债务和共同债务的做法也体现了非举债方之个人责任应受到严格限制的理念。二,共同债务的例外。三,追偿权。为个人利益而发生的债务,即便被推定为共同债务后,以共同财产来清偿后债务人配偶仍然可以向债务人来追偿,从而确保二人之间的利益不会失衡。

       第三,加利行为与增负行为在法理上的差异性。为他人增加利益的、增加负担的行为,都需要经过对方同意。这是意思自治的民法基本原则决定,也是勿害他人的法律基本原则决定的。男女虽然因为婚姻结合在一起,但还是两个独立的民事主体,夫妻之间是相互协助关系而不是法律捆绑关系,民法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则仍然适用。因此,婚后所得共同财产制有正当性,正当性之一就是在夫妻之间,单纯加利行为无需对方同意,但婚后共债推定没有正当性。正当性欠缺在于单方增负行为需要对方同意。从婚后所得共同财产制推导不出婚后单方所负债务为共同债务。

       李宇老师对本次论文坊内容进行了简要的点评,并从个人角度进行三点补充。一,根据交易成本说,在共同债务情况下债权人比举债人另一方配偶更有条件控制损害的发生。二,共财共债理论是对物权法的误解。对共有财产上产生的权利义务付连带之债,只限于以共有财产为标的本身所发生的债,共有人自己对外发生的债务不能按共有人规则去承担连带责任。三,从证据法的角度来看,财产没有用于共同生活是消极事实,消极事实不需要举证,举债人配偶对认为用于共同生活财产不需要举证。在场的硕士和博士同学踊跃提问,叶老师对论文评议人和同学们提出的问题一一作出了详细的回答。

 

 

供稿人:王款(学) 供图人:孙秋阳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