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政治大学兼任讲座教授苏永钦主讲“作为工具箱和模板的民法典”

       2018年11月14日,台湾政治大学兼任教授、浙江大学兼任求是讲座教授苏永钦先生,在法学院116会议室发表了以“作为工具箱和模板的民法典”为主题的演讲。本次讲座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朱晓喆老师主持,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叶名怡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李宇副教授参与研讨,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学生参加。

       朱晓喆老师代表法学院对苏永钦教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并介绍了与会的主讲人和各位与谈人。

       苏永钦教授开场以21世纪的民法典编纂为背景,提出了民法典的体系是好是坏,从立法学的角度如何设计民法典的体系等问题。整场讲座围绕“工具箱”和“模板”两个关键词,从民法典的体系化、民法典的工具箱功能、民法典的模板功能以及民法典的新体例四个方面展开。

       首先,苏永钦教授对民法典的体系化进行了阐述。苏教授认为现代社会的法律的体系化就像城市的规划,当做到方位层次分明,功能配置合理,资源充分利用时,就可以让更多人有更多空间做更多样、更方便的使用,而法律领域体系化的最高境界,就是有一部法典。法典体系化的目的在于创造体系效益,主要体现在寻找规范的快速、储存规范的容量、调整规范的精准及教育专业的成本四个方面。苏教授以德国民法典为例,对德国“潘德克顿模式”的12个体系规则进行了介绍,并强调了形式方面的“积木规则”和实体方面的“中立规则”。

       其次,苏教授谈到了民法典作为工具箱发挥的作用。苏教授先将议题式的民法典与工具式的民法典进行比较,提出民法典不应该通过纳入更多实务呈现的议题来解决问题,而应该作为工具箱,提供越多越方便的工具,把可纳入交易的资源、可开发的功能效用尽可能地放大,使可建构的权利义务关系尽可能多样化,以供不同交易者因应不同需求和交易环境条件而有尽可能多的选择,使市场交易和国家治理都更能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满足其需求。

       再次,苏教授介绍了民法典的模板功能。就私法而言,任意法性质的有名合同便是模板功能最好的说明。立法者依照社会普遍的交易观念,选择最常态的交易类型,并按其最常态的内容加以规定设立了有名合同。有名合同作为私法自治的主要模板,不仅大幅降低交易成本,而且还发挥着引导、控制格式化合同以及对争议合同进行补充的作用。就公法而言,民法典也对法域的建制发挥着模板功能。民法是概念规则最丰富而精确、体系化程度最高的法领域,而晚熟的公法在处理公权力与人民活公权力之间的关系时,除了直接准用民法的一些单纯技术性规定,还借鉴法律行为、不当得利等规则用以构建公法上的协议、不当得利等制度。

       最后,苏教授就民法典编纂的体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苏教授认为潘德克顿模式的民法典以精准的概念及逻辑的规则为基础,建立了普通——特别的教学化体系而在体系效益上超越之前的民法典,开启了新的典范。但自20世纪以来,随着自治和管制的理念左右摇摆,逐渐发展出一种新的辩证关系,自治中有管制,管制中有自知,民法典在体系化上被期待不断做大而为交易和管制者提供更多工具的选择,发挥更好的模板的功能。苏教授继而阐述了往扬弃物权法定原则的方面思考,一个以意定-法定二分来替代债物二分,以总则、财产法通则、意定关系、法定关系、婚姻家庭、继承为六编的新体例的想法,并对我国民法典的制定提出了建议与期待。

       接下来,朱晓喆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简单的梳理,对两个关键词进行了总结,“工具箱”是指民法典应该提供给当事人数量适度、称手的交易工具,“模板”则指民法典规则可作为未规定事项的参考,甚至公法上亦可具体参照;掌握适度的比例和模版的选择很重要,太多的制度会形成困扰,增加交易成本,太少的制度不利于当事人的选择。叶名怡教授也谈了自己受到的启发,如格式合同的无效情形中的具体标准隐含在有名契约的规定里。李宇副教授阐述了自己的学习心得,为此次演讲提供了自己的注解,就排放权的性质和物权法定主义的废弃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并对民法典新体系的形成表示期待。最后,苏教授对与谈人的意见表示感谢,并对同学的困惑作出了解答。

       本次“作为工具箱和模板的民法典”讲座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