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金印主讲“寻找法律的内在体系——一个法学研究者的若干思考”

       2018年11月9日,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北京大学法学博士、海德堡大学法学博士金印,在法学院116会议室进行一次以“寻找法律的内在体系——一个法学研究者的若干思考”为主题的演讲。本次讲座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刘洋老师主持,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孙维飞副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庄加园副教授、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纪海龙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朱晓喆教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卢佩老师参与研讨,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学生参加。

 

 

       刘洋老师代表法学院对金印老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介绍了与会的主讲人和各位与谈人。

 

       金印老师表示,今晚讲和大家分享自己过去学习、研究的一些经验,个人经验虽然不全面但是真实。讲座从为什么寻找法律的内在体系、如何寻找法律的内在体系、寻找法律内在体系的若干举例、中国问题和挑战以及自己的展望五个方面展开。

       首先,金老师谈到了为什么寻找法律的内在体系。金老师认为法律的内在体系并非始终稳定,而有其不稳定的部分,并且在不同的时代也有相应的波动。追求法律内在体系的理由在于:技术上,法律人的工作本质应该是寻找较为稳定的法律体系;政策上,法律内在体系面临着立法和司法的挑战。此外,还以“在一定期间内不主张诉讼时效抗辩”为例,讲述了自己对严格依法判案是否还会出错的问题的思考。

       其次,金老师认为如何寻找法律的内在体系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但提出了一个探索的方法,即编织案例网,认为所有法律人的工作都是解决具体个案。然而根据我国2011年至2017年颁布的知道案例中每年颁布的数量、次数及各部门法中的分布,以及具体的指导案例2号(二审和解)来看,不能达到寻找法律体系的目的。金老师指出,如果我们想要真正寻找法律体系,需要从一系列案件、从不同角度全方位透视,然而遗憾的是,我国的指导性案例是计划性的。此外,法院应当将重心转移到司法上来而非立法。

       再次,金老师谈到了几个寻找法律体系的例子。其一为冒名转让他人不动产;其二为诉讼时效和执行时效不统一的问题。

       又次,金老师谈到了中国的问题和挑战。第一个问题是我国为立法、行政型司法,表现为:我国过去二十年间平均每年发布的24个、400条司法解释,这种司法解释实际上就是立法,以及批复、院长会议等现象。金老师指出,在解释法律面前所有法律人都应该是平等的,只是法院的解释具有法律拘束力而已,但是如果法院可以立法,将破坏这种平等性。不同于德国最高法院以案件是否具有重要意义、是否需要法律续造和是否有利于司法统一为审理案件的标准,我国最高法院以金钱的重要性为是否审理的标准,然而标的额巨大的案子对于法律人来说不一定具有重要意义。在审级制度安排上,不同于德国的跳审制,我国最高法院有自由裁量是否审理案件的权力。第二个问题是我国的计划法学,以在核心期刊发表文章为考核标准,然而核心期刊题材单一,因此,为我国未来案例库的建立深感忧虑。

       最后,金老师提到了自己对我国法律内在体系的展望。认为应当改革审级制度,界定最高法院的功能,并呼吁建立案例汇编、认真对待案例评析。

 

 

       接下来,孙维飞副教授梳理了本次讲座的逻辑,并补充了教学方面寻找法律的内在体系,要注意法律的目的。庄加园副教授认为报告人的重点放在法律适用中如何维护价值的一致性,但是,实际上个别案例即使与直觉相矛盾,也不一定就与法律的内在体系相违背。此外,报告人提出的改革在我国目前难以实现。纪海龙教授认为报告的重心是司法制度,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导致标题和内容相龃龉,并谈了自己对于内在体系的理解。朱晓喆教授简单回顾了一下为什么谈内部体系,然后对报告中提到的诉讼利益不得预先抛弃与禁止权力滥用的冲突、冒名行为为何类推适用表见代理更合理以及执行时效和诉讼时效的冲突问题作了解释,最后对报告提出两点完善的建议。卢佩老师补充了能进入德国最高法院三审的案件的判断标准的历史演变。最后,金印老师对以上意见和建议作了回应,并对各位点评人表示感谢。金印老师也对同学的困惑作出解答。

       本次“寻找法律的内在体系——一个法学研究者的若干思考”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