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东吴大学法学院校友——陈方升

编者按:东吴大学创建于1900年,校址位于美丽古城苏州。东吴大学法学院则成立于1915年,是解放前中国最著名的法学院之一。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与东吴大学法学院颇有渊源,一是地缘,东吴大学法学院在上海的旧址现在坐落于上海财经大学;二是师缘,东吴大学部分院系师生和图书转入上海财经大学;三是学缘,东吴大学法学院是最早也是当时唯一系统讲授英美法的学院,是亚洲第一所比较法学院,培养了大批优秀的法律人才,而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于2012年起效仿东吴大学法学院开设英美法班,对学生进行系统的英美法教育,东吴大学法学院英美法和比较法传统在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得以传承。作为当年东吴大学法学院的传承者之一,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开展了对东吴大学法学院老校友的系列走访,通过探访,旨在致敬和学习,希望能借此机会进一步挖掘和抢救历史,以作为今日借鉴。

 

 

2018年12月25日上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杨乐、党委副书记罗山鸿一行,拜访了东吴大学法学院校友陈方升老先生。陈老已89岁高龄,由于刚刚经历骨折,只能坐在轮椅上,但依然精神矍铄,热情欢迎我们的到来。

在交流中,陈老向我们回忆了他在东吴大学法学院学习的一些往事和他一生坚持做法律工作的经历与感悟。因为年代久远,陈老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在聊到他就读于东吴大学法学院学习英美法课程的经历,以及听到杨乐书记介绍上财法学院承袭东吴大学法学院英美法和比较法传统,开设英美法班,对学生进行系统的英美法教育时,他的眼神却顿时透出了明亮的神采。

在1948年前后,陈老考入了东吴大学法学院,提到报考东吴大学的初衷,陈老说:“因为当年东吴大学法学院名气很大,读法律就到东吴大学了。”据陈老回忆,当时他上的是东吴大学法学院晚班课程,下午四点多上课,白天还要工作赚取学费。东吴大学法学院开设的法律课程难度很大,很多是全英文授课,甚至于从入门课就开始使用全英文教学。学习时间紧,课程资料多,学习压力是很大的,陈老英文功底相对薄弱,需要经常翻阅字典查单词,这也使得陈老在工作之后成为了同年龄段里英文最好的那批人。当谈及当时的授课老师时,陈老激动地说:“当时的老师都是很厉害,名气很大的。像是参加了东京审判的倪征燠先生和向哲浚先生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然而,陈老在东吴大学法学院学习的时光仅仅只有短暂的两年。谈及此处,陈老感到很遗憾。他回忆到,当时的东吴大学是私立大学,学费相对于他的家境而言十分昂贵。陈老家里有七口人都要读书,难以负担起当时的学费。因此在东吴大学法学院学习两年后,陈老遗憾退学,转而考取了当时是公立大学,无需个人负担太多费用的复旦大学,继续攻读法律。

1952年大学毕业之后,陈老成了第一批进法院工作的人,在法院执行庭一干就是一辈子。曾在运动中被打成 “右派”,在干校进行劳动改造,经历了不少磨难。平反后,陈老继续从事法院执行庭的工作,直到退休。退休之后,陈老又因为经验丰富被法院返聘,为法院培养后备人才,一直工作到70岁。

在谈及陈老的工作经历时,陈老一直强调“公正”这两个字。在陈老一生办过的无数案件中,他始终坚守信仰,公正办案,坚持做一个为老百姓办实事的法律工作者,这一干就是一辈子。

陈老的人生可以用淡泊名利来概括。环顾陈老的家,面积不大,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但却干净整洁。“他是真正地将整个人生都奉献给了法律,都奉献给了那些需要他的人民群众。”当听到妻子在一旁诉说他的情况时,陈老一直在微笑,并表示自己不后悔。

在采访当中,陈老处处透露着乐观,平和地坐在椅子上,讲述着他的故事,令我们十分感动。陈老还向我们透露了他的“健康秘诀”,即吃得在于健康不在于昂贵,生命在于运动。陈老说,在以前腿脚方便的时候他每天都会去打太极拳和散步。老先生自律的生活,豁达的心态,在谈话的过程中表露无遗,令我们感触良多。

在采访结束后,上财法学院采访组一行人与陈老合影留念。这次拜访中,陈老在东吴大学法学院学习英美法的经历和他此后一生做一个“法律人”的坚守感染了我们每一个人,也使我们感受到作为“法律人”所肩负的责任更加清晰。上财法学院一定会传承英美法和比较法的传统,接棒“法律人”公正的精神,向着未来奋发前行。

 

东吴大学老校友陈方升上海财经大学

法学院2017级英美法班学生古杨汉白

供稿 | 古杨汉白

供图 | 姜晖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