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轶教授为我院做“民法典如何保护物权”的讲座

       2018年12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王轶教授莅临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发表了题为“民法典如何保护物权”的演讲。本次讲座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宋晓燕教授主持,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朱晓喆教授、叶名怡教授作为与谈人参与此次讨论,此次讲座吸引了本校硕士、博士生以及其他外校师生共70多人参加。

 

       王轶教授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下开始了演讲。王轶教授将本次的研究内容分为三个部分:其一,为什么“民法典如何保护物权”可以成为一个问题?其二,民法典编撰过程中学界对于此的解决方案有哪些,立法者又是做出了何种回应?其三,依照自己的分析框架对如何保护物权提出自己的见解。

       首先,王轶教授重点介绍了我国在如何保护物权的法律构造上与比较法的差异。并提出了一系列的疑问,即我国在侵权责任中规定了排除妨害、消除危险、返还财产等物权保护请求权究竟会对整个法律体系的建构产生何种影响?侵权责任承担方式多样化,是否认可分别设置不同的归责原则?责任承担方式与归责原则是否配套设置?《物权法》的关于物权保护的规定与《民法通则》的责任承担方式之间又是何种关系,立法机关都没有做出明确的说明。如此而言,法官将会在不同的案件中援引不同的法条,作不一的裁判。这显然难以做到物权的有效的保护,所以如何保护物权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议题。

       其次,王轶教授将我国学界对“如何保护物权”的学说概括为两种:第一,根除。即用侵权的请求权来取代比较法上物权的功能,用侵权请求权取代包括物权请求权在内的对绝对权的侵害的救济方式。主张此类立法体例者认为,在损害赔偿问题上,这些侵权请求权是债权请求权,在排除妨害类的不是债权请求权,这种区分是为了区别适用诉讼时效。第二,强调与比较法统一起来,侵权的承担方式限定为损害赔偿,其他的归回物权。在涉及到知识产权的保护的时候、人格权保护的时候,可以建立起一个绝对权保护的制度。

       最后,王轶教授就如何保护物权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上述两种方案不过都是对物权保护规定如何在民法典中进行妥当安置的争论。它们的价值判断是相同的,这不过是一个民法问题中的立法技术问题。而在立法技术上没有所谓的对错之分。故上述两种观点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高下判断。王轶教授同时对现今的民法典草案给出了自己的评价。他认同侵权责任编中对责任承担方式多样化的立法模式,同时强调需要根据侵权请求权的类型不同来区分适用诉讼时效。王轶教授还以法国民法典修订中将消除危险与排除妨害等方式作为侵权的责任承担方式的重大转变,来说明侵权不仅需要承担对损害进行填补的作用,还要发挥对侵害的预防功能。

       其后朱晓喆教授总结了王轶教授的发言。他赞同王轶教授的观点,学界对于物权保护应该止于价值判断,我们应当在达成立法技术的最低限度上进一步的交流讨论。同时他还认为立法机关是否可以考虑对物权保护请求权的从简,这样对于实务中请求权检索的便利带来帮助。叶名怡教授则认为请求权的重复依然具有价值,同时他还从法国法的角度对王轶教授的讲座发表了不同见解。

 

       随后王轶教授还耐心回答了在座同学的各种问题。此次讲座在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下圆满结束。

 

供稿 | 梁汪洋

供图 | 王    绚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