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学终身特聘教授黄茂荣主讲“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论坛” 第十一讲:民法中的法理

       2018年12月25日,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论坛”第十一讲于法学院116会议室顺利举行。本次论坛主讲嘉宾为:台湾大学终身特聘教授黄茂荣,主题为:民法中的法理。本次论坛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葛伟军教授主持,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朱晓喆教授、叶名怡教授、李宇副教授参加研讨,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学生参加。

       葛伟军教授代表法学院对黄茂荣教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并对其学术背景,在民法领域的代表作品做了简要介绍。

       接下来,黄教授围绕着“民法中的法理”这一主题展开了精彩的演讲。

       首先,黄教授谈到了民法中“法理念”的演进。法之至高者,习惯上称之为“法理念”,所谓法理念即法学中最高之价值,其为正义。正义为何,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主要表现为公平。公平具有价值中立性,公平的法律适用,既可使人人一样凄惨,亦可是人人同样幸福。在随后的发展中,法理之中又注入了合目的性与法之安定性两种价值,者使得法理念更具实质性之品格。

       就合目的性与法之安定性,黄教授结合税法与行政法中的具体制度谈到:解释应符合法律之规范目的,法律手段的采取应当有助于规范目的的实现,当存在多种可达致规范目的之法律手段时,依照比例原则,应选取人民遵守负担最小者;法理之应用必须具体化到构成要件,实证化可以保障法律适用的安定性。

       接下来,黄教授通过男女、动产与不动产、无形财产等几个例子,讲述了“事物的性质”在立法与法解释中的作用。法律规范不得与其所欲规范的生活事实相背离,事物之性质,也即事理,在法律出现之前即已存在,换言之,生活事实先于法律规范而存在,因此立法机关在立法的时候,必须注意既存事实之性质,避免实证法悖于事理,否则的话会法律将与事实格格不入。

       继而,黄教授对法理的现代内容进行了展开,从功能的观点来看,法理的功能总体上偏向于公平。传统上,以正义为法规范的基本价值取向。随着经济学的发展,效率因素逐渐被引入,没有效率的制度,难以实现制度所欲追求之理想。近来中国大陆一直在谈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从法律的视角来看,改革开放,尤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建设,使中国大陆法律的价值观从单一的公平,过渡到了公平与效率并重,中国当下贫富差距问题在法理念领域突出的表现为公平与效率的关系如何处理的问题。就此,黄教授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

       最后,黄教授回归至中国大陆《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其结合瑞士民法、德国民法、台湾地区民法谈到:中国大陆的高校老师不应当再因《民法总则》第10条有关法源的规定中未将“法理”列入而争论法官裁判时可否援引法理,在世界的范围内,除非认为法律没有漏洞,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在司法中否定法理的法源地位。大陆高校教师应当把更多的精力放到《民法总则》第1条的研究上,因为该条实际上是确定了“公平”同时引入了“效率”,并且在法秩序中注入“社会主义价值”,通过对该条的合理解释与充分应用,可以实现法秩序的和谐,使该条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规定。

       三位本校的老师依次谈了听过讲座之后的心得体会。朱晓喆教授认为在中国大陆的法学中,法理四种含义:①法理学科意义上的法理,其最为宽泛;②民法中作为价值原则的法理;③作为法律漏洞填补的法理,即法律渊源上的法理;④具体法律制度中的法理。

       叶名怡教授提出了自己在听讲座过程中的三点疑惑:①民法中的法理有哪些;②公平效率是否也是其他部门法中的法理;③民法中的法理与中国大陆《民法总则》中的基本原则是什么关系。

 

       李宇副教授对黄教授对于大陆民法发展的关怀及其对《民法总则》第1条的解读示以钦佩,同时言到,在大陆的司法实践中,法院判决书中经常援引法理,不过却全然不重视对法理的具体化,没有将法理细化为构成要件,故而导致所谓的“依法理而断”流为“依我个人之见”。

       在场的同学们也就自己在听讲座过程中及平时的学习中遇到的一些困惑向黄教授请教,黄教授一一进行了详细的解答。

       本次“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论坛”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