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2018-2019学年第2学期 论文工作坊系列活动第一期顺利举行

       2019年3月5日星期二下午,本学期论文工作坊第一期活动在法学院220会议室举行。本期活动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朱晓喆教授作题为《资产证券化的资产转让与“将来债权”让与——评“平安凯迪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执行异议案”》的报告,李宇、刘洋两位老师担任评议人,葛伟军、苏盼、夏戴乐、何欢等老师以及部分硕博研究生也参加了本期工作坊。

       朱晓喆老师开场就论文的选题和写作方法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强调在选题上关注前沿问题的同时,还应当注重对基础理论的研究。在方法上要将教义学和比较法的内容进行紧密穿插。随后朱老师将本次报告分为四个部分向大家具体论述。

       首先,朱老师以清晰化的图表方式将资产证券化的基本交易结构进行了详细介绍,对原始权益人、计划管理人以及资产支持证券化持有人的相互关系进行了全面厘清。

       其次,朱老师对于本次报告中的核心案例——“平安凯迪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执行异议案”的案情和裁判理由进行了基本梳理。并由本案所涉及的三个方面的法律问题提出了三点疑问:第一,基础资产的权利转让的内涵和法律效果究竟是什么?第二,倘若将来债权是可以作为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那么将来债权归属于专项计划管理人的时间点又是何时?第三,面对纷繁复杂的资产证券化类型,理论和实践上如何统一对待,确保交易安全是必须正视的问题。

       再次,对于我国资产证券化理论和实务中常以美国法上的“真实出售”标准来确定基础资产的转让问题,朱老师进行了深刻反思,他以具体的八项理由有力的指出,在中国法的语境之下以“真实出售”的判断资产证券化基础资产的权属归属并无必要。

 

 

       最后,对于资产证券化中“将来债权”让与的问题,朱老师认为应当借鉴比较法的经验,根据“将来债权”让与是“有基础的将来债权让与”还是“纯粹将来债权让与”,而在有无溯及力的法效果上进行区分。同时指出,在立法层面上应当尽快确立债权让与登记的对抗效力,从而确保投资者的利益,促进资产证券化交易的发展。

 

       其后,李宇副教授和刘洋老师分别对朱老师的报告做出了评议。李宇老师对于朱老师报告的观点表示基本赞同,但同时亦提出两点疑问:第一,理论实践中借鉴美国法上的“真实出售”标准似无必要,其实完全可以依照意思表示的解释即可解决。第二,对于为何要区分将来债权,并且纯粹将来债权让与为何不具有溯及力存在困惑。刘洋老师结合德国上的案例说明德国法对于没有纯粹基础债权的转让也是支持的。同时其他老师和同学也对相关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朱老师对以上问题都给予了详细耐心的解答。本次论文工作坊在老师、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供稿人:梁汪洋

供图人:孙秋阳

编审:葛伟军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