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中心首席专家孙元欣教授、宋晓燕教授携手做客东方财经《632观察》,对《外商投资法(草案)》进行解读

       2019年3月4日,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张业遂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将于15日进行表决。草案明确规定,我国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取消逐案审批制管理模式,将提高投资环境的开放度、透明度和可预期性,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提供更加有力的法律保障。

       2019年3月8日,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宋晓燕教授做客东方财经《632观察》,对《外商投资法(草案)》进行解读。与宋晓燕教授一起做客东方财经《632观察》的有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教授。

       宋晓燕教授曾在1月的《外商投资法(草案)》研讨会上参与了对草案的研讨。宋晓燕教授提出,第一,“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定义描述应当更清晰准确;第二,探讨了征收的具体待遇、能否征收;第三是外资的促进问题,二审的修改也涉及到了这些方面,比如平等待遇、标准化制定、政府采购、融资等问题均受到外商关注。

       提及外商投资方面法律的重要性,宋晓燕教授指出:改革开放伊始,引进外资是促使我国经济腾飞的重要因素。“三资法”在40年发展中对我国经济提供了极大的助力。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完善,也凸显了一定的问题,外商投资法律应当与时俱进。对于外商投资企业,尤为关注其对于外商投资者的投资促进、投资保护的相应措施。

       随后宋晓燕教授从外资的角度进行了解读。宋晓燕教授认为,外国投资者更关注东道国的投资促进及保护措施。以往的“外资三法”主要侧重于企业组织法,而企业组织法更侧重于东道国的管理,两者的管理方式不同。当下注重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所以不在负面清单上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即可享受“国民待遇”,和内资一视同仁、公平对待。

       如何把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定义得更为准确?宋晓燕教授指出其准确的法律术语是国民待遇的例外措施。但是上海自贸区成立伊始,国内首先使用的是“负面清单”的概念,更为通俗易懂。意为外资及其投资活动到中国之后享有和中国国民同等的待遇。“负面清单”的一些方面需要特别管理措施。过去在“外资三法”下使用的是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的方式,这种方式列示了禁止类、限制类与鼓励类,也就是所谓的正面清单的方式。而如今的负面清单属于“法无禁止皆可为”,在清单上列出特别管理的措施,并且进行不断缩减,给政府管理提出了极大的要求。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管理方式发生了极大转变。

       2019年3月4日,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张业遂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将于15日进行表决。草案明确规定,我国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取消逐案审批制管理模式,将提高投资环境的开放度、透明度和可预期性,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提供更加有力的法律保障。

 

       “鼓励技术先进的外资企业”条款在此次草案中并没有体现,究其原因,宋晓燕教授解释道,改革开放初期资金匮乏,迫切需要引进高新技术,具有时代背景。如今随着改革开放多年的发展,国内也在鼓励自身的研发,按照“国民待遇”来对待外资企业,做到无歧视、无差别待遇。

       此次全国性的法律出台,是否会导致不同地区在优化营商环境具体举措上进行统一?宋晓燕教授指出,当初企业所得税法修改后,把外商投资企业的税收优惠逐渐取消,这是其国际背景所决定的。如何公平对待企业,采取符合国际条约规定的优惠措施也在不断摸索中。此次草案中提出地方政府可在法定权限内给予优惠措施,避免了地方政府超越法定授权或者违背外商投资承诺等问题。《外商投资法》是基础性的法律,未来需要出台相应配套政策,以优化营商环境。


 

 

观看完整视频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