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财经大学“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前沿论坛”第十三讲顺利举行

 

 

       2019年5月30日,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前沿论坛”第十三讲在法学院116会议室顺利举行。本次论坛主讲嘉宾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朱虎副教授,主题为“民法典的体系、功能基础和方法基础——以债法总则为例”。本次论坛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刘洋老师主持,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纪海龙教授,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孙维飞副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朱晓喆、叶名怡、李宇和梁神宝等老师以及部分学生参加研讨。

 

       刘洋老师代表法学院对朱虎老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并对其学术背景做了简要介绍。接下来,朱虎老师围绕着“民法典的体系、功能基础和方法基础——以债法总则为例”这一主题展开了精彩的演讲。

 

       首先,朱老师介绍了我国当前学界对于是否要在合同法总则基础上设置债总的争议,详细阐明了支持者与反对者的理由。在此基础上,提出民法典的体系与一个国家、人民对民法典抱有何种功能期待密切相关,功能期待甚至直接决定着我们采用什么样的体系,出于本国特殊目的考量而牺牲体系,在比较法上亦非罕见。

       接下来,朱老师从历史与理性、形异和实异、显性与隐性三个层面澄清了争议的实质。历史蕴含着理性,但回溯历史必须要明确回溯到何时、何地的历史。尽管当前民法典草案没有独立的债法总则,但如果能够通过规则的设计达到同样的效果,也不是不可接受。学术上的债法总则体系,不一定要在法典中反映出来。

       继而,朱老师对比了体系与论题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体系与论题并非矛盾的,论题学讨论的重点聚焦于特定问题,但问题的提出本身是在体系之内的,二者关系可生动地概括为“论题可使我们的思维翱翔天际,体系始终是牵着思维的一根线”。在不同方法的指引可能存在“合同总则+准用条款”与“债法总则+限制条款”两种立法模式,究竟采取哪种,同样取决于我们对民法典的功能期待。

       最后,朱老师用删、增、改、补、排五个字概括了在增设债法总则已经不可能的前提下,如何将债法总则嵌入合同法总则。即删除与民法总则重合的内容、增加可适用于法定之债的一般规范、改变部分术语以明确区分合同与债、补充尚不完备的规则、排好各编的顺序。

与会几位嘉宾分别谈了自己听过讲座之后的心得体会。孙维飞副教授提出应区分理想的境界与现实的境界,在现有的时空条件下设置债法总则几乎不可能实现,但是有必要在合同法中设置债总条款。纪海龙教授认为只要能在法规范内找到问题的答案,是不是通过设置债法总则的方式并不重要,合同法总则实际隐含着“小债总”。李宇副教授对于从形而上的命题能否寻得形而下的论据提出质疑,并认为不设债法总则可能减轻了立法者负担,却增加了司法成本。叶名怡教授指出在欠缺债法总则作为统合工具的情形下,当合同法与侵权法高度发展后,可能会使我们的债法扁平化。朱晓喆教授提醒我们在未来适用新的合同法时要注意其相较于原来合同法的变化。梁神宝老师从名与实、抽象与具体相区分的角度谈了自己的心得体会。

 

       在场的同学们也就自己在听讲座过程中及平时的学习中遇到的一些困惑向朱虎老师请教,一一得到了详细的解答。本次“比较民法与判例研究前沿论坛”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供图人/供稿人:马强

编审:葛伟军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