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尔肯:在祖国需要的地方奉献青春

    新疆学子内地求学之后,通常会选择回到家乡,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打拼未来。然而有这样一个小伙子,从祖国的最西边,横跨到上海求学,再奔赴南方工作。辗转万里,他的人生轨迹,是否能引起你的共鸣?让我们来阅读一个新疆小伙的在云南做西部志愿者的故事。

    

我是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2012级新疆籍学生吾尔肯。

 

在2016年7月底,我通过母校的招录,来到了云南省,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西部计划志愿者。据共青团云南省委志工部的老师说,我是第一个来到内地从事志愿服务的新疆及少数民族学生,这让我在惊奇之余也有了更加深重的责任感。

 

                                                                        (我校志愿者团队行前合影)

在来到云南之前,我事先被预定安排到的岗位是云南省迪庆州维西县共青团县委,来到这里后,因为重新调整的关系,我又被调到检察院工作,这次意外的变动对于本科期间学习的是法学的我来说,反倒正是有了用武之地。现如今我在检察院已经工作了将近半年,一些感悟也已形成,下面我就分成四个部分来分别谈一谈。

一、学以致用

 

首先是将本科所学知识学以致用。法律作为一个社会运行的底则,我们只是从书面上学习了是远远不够的,实践才是检验所学知识的标准。在检察院,我所见的老师们在处理事务、执行公务、案件办法讨论的每一个环节,无不在一个合乎准则的框架内,“有法可依”在这里绝不是一句空话。这一切对于我来讲还是是初学乍练,所以前几个月的工作我也难免处处夹着小心,以至于工作效率不高,但我可以肯定的说,随着时间的累积,我的工作水平也在不断提升,仅就对群众来信的记录这一项,现在的我一天就可以完成刚来的时候两天的份,我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的操作还会更加熟练。

二、对法律流程的清晰认识

 

其次是对法律流程的清晰认识。正所谓“该管的不想管也得管,不该管的想管也管不着”,司法对于程序的讲究是十分严格的,在接待上访的过程中,来访者的这个案件到了哪一层、哪一级、哪一步法律对此有着明确的区分,同时对应着这一层、这一级、这一步的相关处理方法也有着明确的界线。在信访工作期间,我接待过大量越级上访户,我学会了通过耐心的讲解使他们明白自己的案情进展到了那一步同时也会注意合理引导其前往应当去的受理单位。

 

三、对于法律知识的进一步学习

 

再次是对于法律知识的进一步学习。来到检察院后我发现,检察院的老师们在办公之余也在不停地学习不断更新的法律知识,通过读书和观看纪录片的方式研究着最新的司法解释,我自然也会抓住时机向他们请教。同时在这段工作期间,我也跟着阅读了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亡者归来——刑事司法的十大误区》、最新版的民法、刑法,观看了纪录片《永远在路上》,在处室会议上听取了关于聂树斌案、泛亚案、“e租宝”案等近期重大案件的讨论,更在每天晚上准时收看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播出的一系列法制节目。可以这样说,对于法律知识的学习方面,在检察院的短短几个月里我就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四、其他的收获

 

最后来说一下工作之外的其他收获。早在我来到云南之前,我的一些朋友、亲戚其实也有一部分已经在云南这边生活、工作了一段时间的。我利用周末时间,和他们聚会、出游,让我快速地融入了云南当地的环境,对当地的风土人情有了一些了解。我还在志愿者中认识了许多朋友,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可以说都是各大高校的优秀毕业生,和他们的交流,同样让我收获不小。

                                                                   (在昆明举行的国家队比赛吾尔肯与朋友一同合影)

以上就是我对于这一年来在志愿服务工作和生活中的体会了,光阴荏苒,我会在其余的时间里,尽职尽力,不断学习,做好后面的志愿工作。

 

西部计划志愿者:吾尔肯·沙布尔

2017年5月15日

后记:

 

再次和吾尔肯的联系让我很是惊喜,去年腼腆害羞的大男生经过一年的服务工作历练已经成熟了很多,同样平实的语言中增添的是满满的自信。自信来自于对充实的志愿生活的肯定,更来自于对未来生活规划的憧憬。吾尔肯告诉我,今年服务期结束后,他还是打算回到自己的家乡,目前他正在参与当地公务员的选拔程序,同时在当地的律所也有工作的机会。祝福吾尔肯!也谢谢吾尔肯以及其他在西部服务的志愿者们,你们用行动书写了一段上财人的匡时之志!

供稿 | 吾尔肯、褚华、洪磊

供图| 吾尔肯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