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凌《移动互联时代面临自由与安全抉择》

       摘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11月26日 第B01 版  
       作者:胡凌

       【核心提示】平台巨头作为一种新经济模式,不仅改变了其与互联网用户之间的关系(从“消费者—服务商”到“工人—工厂”,再到“臣民—主权者”),也改变了它们和传统主权国家的关系,成为一种跨国界超主权的实体存在,它们动用技术手段保护用户的安全,同时拥有对用户个人数据、内容作品的合法处置权。用户只能被动地接受,不能反抗,并且不断被警告:离开它们的庇护,后果将不堪设想。

       美国国会图书馆近日将允许iPhone“越狱”的例外豁免再次延长3年,但该豁免不适用于iPad一类信息设备。“越狱”之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成为一个问题,是因为某些移动终端上可以运行的应用程序要受到严格的审查和限制,其操作系统是封闭的。这催生了规模巨大的刷机现象甚至产业,以便下载运行未经官方审查的应用程序。
       苹果公司对iOS应用的审查,除了为遵守当地法律和竞争的需要,更多的是为了防止恶意代码和木马程序,保护用户的隐私和个人数据。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较为宽松的Android系统,用户可以更加自由地编写和使用更多的应用程序,但不安全的隐患会大大增加。这主要是因为,首先,Android系统的开源性仅要求不同国家或厂商开发的应用程序相互兼容,谷歌不试图审查每一个应用程序,只有这样才能迅速吸引和扶植起一批应用程序开发者,同iOS系统抗衡;其次,在各种应用商店中,仅凭下载次数的排名不足以证明某种应用程序的安全性,因为大量应用程序可能采取刷排名的策略吸引下载,而这些应用程序则可能夹带恶意代码以窃取用户数据或秘密追踪用户。

 

       平台兴起结束Windows桌面“自然状态”
       Windows时代的电脑桌面可以说是一种“自然状态”。微软在遭到反垄断的拆分威胁后,在捆绑自己开发的应用软件上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一步。这催生了一个庞大的软件产业,而Windows则转变成一个通用平台。由于微软不审查任何软件,各种病毒和木马被大量生产和传播,安全软件产业也由此兴起。
       但奇虎360的免费杀毒模式把单一的安全软件市场同其他软件市场联系起来,由后者的流量和广告收入补贴前者,从而颠覆了中国的整个安全软件行业。更重要的是,360还试图提升杀毒软件的地位,从被动地由用户检测到主动监控整个桌面,成为用户的大管家。这和腾讯的做法不约而同,由此引发“3Q大战”。“3Q大战”最主要的影响是正式宣告了作为一种商业模式的平台的兴起。业界人士发现,打造自己的专有软件平台(无论是开放还是封闭)不仅可以取代Windows变成新桌面,还可以借机成为互联网的“入口”,培育一站式的互联网体验。
       显而易见,平台的出现使用户上网环境更加安全,同时,平台还使传统的隐私争论失去意义。用户通常会觉得一台个人电脑上运行的程序和私人文档属于隐私范畴,神圣不可侵犯。360也利用了人们这一心理率先向腾讯发起攻击,渲染后者的QQ管家扫描了用户的电脑,并暗示其将用户的私人文档回传至外部服务器上。尽管事后法院判决这一指控并不成立,但用户已经形成了集体恐慌。不过讽刺的是,“3Q大战”结束后,人们不再质疑平台实践,尽管他们的数据和使用习惯等信息在不时被“合法地”搜集和分析。

 

       平台的兴起标志着“自然状态”的终结。
       移动互联网时代,“自然状态”出现在新的战场,iOS和Android系统分别给出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前者比较彻底,要从根本上切断恶意代码的来源,尽管以牺牲创新自由为代价;后者则回归Windows的丛林时代,重演抢占桌面的一幕,最终很可能殊途同归。

 

       云计算造就移动互联时代“新主权”
       云计算的大规模应用进一步消解了隐私的意义。当用户的全部文档都存放在云端、全部服务指令都在云端被执行、一切软件更新都在云端悄然发生时,人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文档同服务使用、消费记录一起被用于分析,使无数广告得以精确投放。从内容层、应用层到代码层和物理层,几个层面在台式机时代得以分离发展,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则被垂直整合。微软当年的捆绑实践现在看来几乎微不足道,没有人指控苹果式的硬软件整合构成了垄断,互联网正在朝向几个巨头专有方向演化。一旦平台的垂直利益得到确立,像反垄断法那样的传统法律将不再适用于它们,因为它们已经超越了同一市场之内的竞争关系。
       进一步说,平台巨头作为一种新经济模式,不仅改变了其与互联网用户之间的关系(从“消费者—服务商”到“工人—工厂”,再到“臣民—主权者”),也改变了它们和传统主权国家的关系,成为一种跨国界超主权的实体存在,它们动用技术手段保护用户的安全,同时拥有对用户个人数据、内容作品的合法处置权。用户只能被动地接受,不能反抗,并且不断被警告:离开它们的庇护,后果将不堪设想。移动互联网进一步拓展了这种规训权力,商业的动力使这种技术变得更为细腻普遍。
       我们始终面临着自由和安全平衡的艰难抉择。之所以艰难,不仅在于个人需要克服强大的恐惧本能,而且在于只有集体行动作出的社会价值选择才能从根本上提出解决方案。网络安全看上去仅仅是一个商业和技术问题,背后实则是巨大的利益变化和价值冲突。它迫使我们思考,个体和互联网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传统的法律观念(著作权、隐私、财产、垄断等)又是如何被信息技术巨头们利用和改写的。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