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凌《智能手机专利战打响》

       摘自《社会观察》2012年第10期 
       苹果与三星的手机专利战暂时告一段落,带给我们一些宝贵的启示。商业或法律实务界人士可能更加关心涉及的一系列诉讼的细节问题,例如对两家公司未来业绩的影响,专利侵权的标准,等等。但专利诉讼不止发生在这两家公司之间,而是信息技术公司之间普遍的行为,从一个更加宏观的角度看,此种专利战对全球互联网和创新都有影响。

 

       美国利益链条上的专利制度

       至少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领域,美国是世界上最具创新能力的国家,从20世纪60年代起,其宽松的金融环境、灵活有效的企业管理方式、强大的研发能力、开放的教育体制以及移民政策,都帮助催生了一个蓬勃繁荣的IT产业。但其专利体系一直饱受诟病,被认为是创新的阻碍。如果说专利制度的初创是为了保护一国之内的创新,赋予发明者一段排他时限以防止他人未经许可随意使用。随着知识的积累,当在技术领域已经有相当多专利的时候,这一制度就可能逐渐成为创新的阻碍,给整个社会带来极高的成本。
       首先,这一制度可能鼓励人们为一些好的想法和设计申请专利,从而进入私有领域,降低了整体上他人借鉴此类发明创造的水平。其次,当专利侵权逐渐成为一种法律武器频繁使用的时候,发明者或企业家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弄清楚自己的发明是否有侵权和被诉的可能。第三,这就迫使企业尽力大量申请专利、收罗购买各种专利,建立自己的专利储备库。这不是为了自己使用,而是用来应付竞争对手的指控,并在需要的时候起诉它们,但这只有大公司才负担得起。专利由此被视为一种核弹般的威慑,而非建设性的力量。第四,认定某种发明是否新颖的专利审查体系也不堪重负,随着申请数量的增多,光凭单个机构无法令人满意地完成审核。最后,寄生于这一体系之上的是专门的专利收购公司和专利代理人职业阶层,他们生存在这个残破体系的缝隙中,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是尽力减少专利诉讼,而是加剧和鼓励了此类诉讼。
       换句话说,专利体系并非像传统知识产权理论设想的那样,既可以激励创新,又保护发明人的利益,最终有利于公共利益;而法院这样的中立机构只需要在个案中判定某个专利是否侵权即可,市场会帮助调整使各种利益自动实现平衡。我们已经看到,至少是在美国,专利体系演化的轨迹和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法学家的设想。他们的错误在于,未能意识到企业群体行为如何对法律制度作出回应,以及专利代理人们如何将这一制度推向僵化。人们逐渐达成共识,和版权制度走向异化如出一辙,美国专利制度在提高社会成本的同时,正日益成为创新和发展的阻碍。
       更重要的是,一旦某些美国企业走向全球,它们就会要求美国政府推动缔结知识产权国际协定,按照美国自身的法律标准加强对其利益的保护,保持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力。开放与合作一直是美国政府要求签署此类协议的主要动机,会通过各种手段要求其他国家进一步开放市场,或者加强保护美国企业的利益,使全世界都成为美国全球利益链条上的一环。


       苹果的知识产权武器

       智能手机的市场状况和法律纠纷具有更加广泛的经济社会政治意义。
       首先,智能手机已经不再作为手机而被消费者认知和购买,而是一种移动的多功能信息设备,这种概念的转变催生出一个容量巨大的硬件和信息处理技术市场。其次,移动设备意味着信息生产和消费无处不在,从而带动一个更有潜力的虚拟经济消费市场。第三,互联网的无国界特性使得互联网公司得以提供全球服务,这将推动全球范围内的IT产业链条重组,而不局限于一国之内,居于首位的是作为信息传输的方式,例如电信产业的全球化。第四,现在看来,互联网不同于传统生意的重要特征是对大数据的分析和挖掘,将广告和服务变得更加精确和个人化,开发出更优秀的应用。
       上述四方面都可以和传统互联网的内容层、应用层、代码层和物理层相对应。如果说在互联网商业化的第一个十年中,这些层面还是相互分离的话,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就逐渐走向垂直整合。具体地说,全球的几家互联网巨头们正在从提供单一的网络服务逐步扩展到无所不包的网络平台,这个平台既需要一个核心的操作系统连接消费者和开发者,又需要一个排他的设备成为这个平台的唯一入口。苹果公司的产品可以说是这种思路的最佳代表,谷歌正在开发的智能眼镜、无人驾驶汽车目的也都在于此。
       如果放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可以看出苹果和三星手机专利战的位置。实际上参战的双方并不对等,一方只是一个纯粹终端设备生产商,另一方则是整合硬件软件的平台企业。不难理解,苹果向三星发动战争的原因不仅仅在于硬件,而在于运行其上的安卓系统,更进一步是其背后的主导者谷歌公司,是垂直整合的平台之争。假设苹果被诉侵权而在世界多个国家禁止生产销售,那将是整个平台的失败。谷歌公司正凭借所谓开放策略允许众多硬件生产商无偿开发自己的安卓版本,然而一旦涉及到自身产业链的利益,也会封杀可疑的竞争者,就像最近它针对阿里云做出的决定那样。也是在这个背景下,知识产权已经成为互联网各个层面竞争的重要武器。
       对于智能手机厂商而言,纯粹制造终端设备已经无法打动消费者,随着硬件成本的不断降低,这个市场将很快趋于饱和。如果中国企业想走出国门,很难进入成熟的市场,一旦做大做强就会面临可能的专利诉讼,被禁止生产销售。苹果三星专利战的最大启示便是帮助我们认清这一市场的法律风险。在走出去之前需要了解成熟市场经济体的既有规则,知道哪里是雷区,哪里是打开市场的症结;并需要研发自主创新的技术产品,多申请、收购专利,积累自己的专利库。但这样做的风险是,很可能重新走上美国积弊重重的专利制度之路。如果说面对强大的美国竞争者,世界其他地方的企业担心被起诉而模仿美国企业行为的话,就会进一步造成美国专利制度在全球范围的同态放大,从而潜在地损害全球的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同的知识产权制度本质上反映了不同的市场特性,国家作为天然的贸易壁垒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保持多样化和促进创新。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